当前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施一公走出体制的风险评估:西湖大学能甩清华几条街你信吗?
施一公走出体制的风险评估:西湖大学能甩清华几条街你信吗?
作者: 时间:2018/9/23 阅读:

辞去清华副校长已经不是施一公第一次超常规“出牌”了,放弃仕途、选择体制外的西湖大学,无异于“下海”。中国高等教育改革恐怕也需要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初期所实施的“特区”模式,即以放松管制的试点方式造成自下而上的“逆袭”,包容这种“逆袭”的社会,才能真正创造新的文明进程。

图片1:施一公教授

最近媒体一直在关注中科院院士施一公教授辞去清华大学副校长一职,全心投入西湖大学建设的消息。

在“学而优则仕”的中国社会,50岁黄金年龄的海归科学家、副部级名校副校长的头衔,无论怎么看都是官场得志、仕途亨通的节奏。偏偏要走出体制、放弃优厚待遇、创建前途未卜的民办大学,脱离官本位的现实会不会太冒险了?

从个人发展角度说,这已经不是施一公第一次超常规“出牌”了。2008年已经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终身教席教授的施一公接受了清华大学终身教授的头衔,放弃了在美国、甚至是世界范围内的顶级学术教职,回到祖国发展。

2013年施一公先是获得了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称号,又入选中国科学院院士。两个名头虽然都是各自国家科研领域的最高荣誉,但待遇明显不同。

图片2:施一公当选中科院院士


美国科学院是独立于政府之外的社会团体,院士没有工资、津贴,没有任何来自官方的优惠和特权,还不能耽误他们带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同时,要在规定时间内定量发表自己的研究成果,相关学术论文要在权威性的学术期刊上发表。

相比而言,中国科学院院士的待遇是与政府编制对应的,相当于副部级,免费医疗、专车,已经是标配了,享受国务院的岗位津贴和各类补助,所在高等院校、科研院所还会提供住房、安家费等待遇,这里还没有计算地方政府额外的资助和奖励。

回国发展对国家和个人都有利,而且国内的体制保障也算是解决了科学家的后顾之忧,往往还有仕途做备选方案。

但施一公离开清华就基本上关闭了仕途通道,选择体制外的西湖大学,无异于“下海”,创业的风险是显而易见的。

从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的体制创新来看,西湖大学的“创业”突出了民营化和国际化的特点,以民营资本“去行政化”,以国际师资输入、国际科研引进、国际人才流动激发国内教育理念、学术研究机制的革新和转轨,特别强调“产学研”一体化布局。

图片3:西湖大学规划图


这就是所谓加快中国教育多元化、接纳更多的体制外教育形式作为有益补充,形成“倒逼机制”,扩大体制内教育的规模,提高办学水平。

2014年9月施一公在“欧美同学会·中国留学人员联谊会第三届年会”关于中国的创新人才培养的主旨演讲中曾指出:

我们国家非常强调成果转化,现在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加强转化”。但我想问一句,转化从哪儿来。我们的大学是因为有很多高新技术没有转化成生产力呢,还是我们根本就不存在这些高新技术?我认为是后者。我们的大学现在基础研究能力太差,转化不出来,不是缺乏转化,是没有可以转化的东西。

这里面暗含了对西湖大学回归大学本质的反思。

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中国高等教育的双一流建设的结果是要实现“内涵式发展”。

所谓“内涵式发展”是发展结构模式的一种类型,是以事物的内部因素作为动力和资源的发展模式。对于高校来说,就是注重学校理念、学校文化、教育科研、教师素质、人才培养工作质量和水平等方面建设的工作思路。

图片4:深圳特区发展


但现实社会里,中国高等教育的行政约束干扰了大学的健康发展,即使像清华大学这样的国内顶尖学府也面临着体制上的发展瓶颈,无法充分释放创新活力。

中国高等教育改革恐怕也需要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初期所实施的“特区”模式,即以放松管制的试点方式造成自下而上的“逆袭”。

西湖大学的体制外“倒逼”成本也很高,风险很大,一旦政策性的限制阻止了“倒逼”进程,民办教育和国际教育就会面临被制度化的严重危机。

但不这样做,又没有更好的方式摆脱固有体制的束缚。其实正像改革开放给中国经济“松绑”一样,教育界的“特区”试点也是为了中国大学焕发科研、教学、教育理念创新的热情。

西湖大学体制创新所爆发的能量将沉淀赶超清华、北大的底蕴,包容这种“逆袭”的社会,才能真正创造新的文明进程。


来源:搜狐教育

来源:
热门推荐